热点链接

横财富

主页 > 横财富 >
4969cc喜中网f49.cn兰陵王·柳
时间: 2019-11-08

  柳阴直,烟里丝丝弄碧。隋堤上、曾见几番,拂水飘绵送行色。登临望故国,大家识京华倦客?长亭途,年去岁来,应折柔条过千尺。闲寻旧足迹,又酒趁哀弦,灯照离席。梨花榆火催寒食。愁一箭风快,半篙波暖,回来迢递便数驿,望人在天北。凄恻,恨积聚!渐别浦萦回,津堠安静,落日慢慢春无极。想月榭携手,露桥闻笛。沉想前事,似梦里,泪暗滴。——宋代·周邦彦《兰陵王·柳》

  闲寻旧踪影,又酒趁哀弦,灯照退席。梨花榆火催寒食。愁一箭风速,半篙波暖,回来迢递便数驿,望人在天北。

  凄恻,恨堆集!渐别浦萦回,津堠沉静,夕阳迟缓春无极。思月榭携手,露桥闻笛。浸想前事,似梦里,泪暗滴。完满宋词三百首,宋词精选,婉约,柳树,送别,离情译文及诠释

  午时的柳荫直直地落下,雾霭中,丝丝柳枝随风摆动。在陈旧的隋堤上,曾经若干次瞟见柳絮航行,把急遽离别的人相送。每次都登上高台向家园瞭望,杭州隔绝山水一重又一重。旅居京都使所有人厌倦,可有所有人知道我心中的隐痛?在这十里长亭的道上,我折下的柳条有上千枝,可总是年复一年地把你们们人相送。

  所有人趁着闲逸到了田野,原来是为了探索往时的行踪,不料又逢上筵席给友人饯行。华灯映照,所有人举起了酒杯,哀怨的音乐在空中飞翔。驿站旁的梨花仍旧怒放,提示所有人寒食节就要到了,人们将把榆柳的薪火取用。他们满抱恨绪看着船像箭相同开脱,舟子的竹篙插进和暖的水波,屡次地朝前撑动。等船上的客人转头相看,驿站远远地抛在后睁开阅读全文 ∨赏析

  这首词的问题是“柳”,内容却不是咏柳,而是伤别。古板有折柳送其余民俗,是以诗词里常用柳来衬着别情。隋无名氏的《送别》:“杨柳青青著地垂,杨花漫漫搅天飞。柳条折尽花飞尽,借问行人归不归。”就是人们流利的一个例子。周邦彦这首词也是如此,它一上来就写柳阴、写柳丝、写柳絮、写柳条,先将离愁别绪借着柳树衬托了一番。

  “柳阴直,烟里丝丝弄碧。”这个“直”字恐怕从两方面相识。时当中午,日悬中天,柳树的阴影不偏不倚直铺在地上,此其一。长堤之上,柳树成行,柳阴沿长堤伸展开来,划出一同直线,此其二。“柳阴直”三字有一种如同绘画中透视的劳绩。“烟里丝丝弄碧”转而写柳丝。壮盛的柳枝悠长柔睁开阅读全文 ∨制作配景

  自从清代救济《宋四家词选》谈这首词是“客中送客”以后,注家多采其谈,认为是一首送别词。其实这首词是周邦彦写自己挣脱京华时的情绪。此时全班人已倦游京华,却还着迷着那边的爱人,回思和她缔交的旧事,依依惜别地乘船告别。

  唐圭璋 等.唐宋词赏玩辞典(唐·五代·北宋)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8:1034-1036

  周邦彦(1056年-1121年),中国北宋末期有名的词人,字美成,号清真居士,汉族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历官太学正、庐州造就、知溧水县等。徽宗时为徽猷阁待制,提举大晟府。理会旋律,曾成立不少新词调。盛行多写闺情、羁旅,也有咏物之作。格律谨苛。发言典丽高贵。长调尤善铺道。为其后格律派词人所宗。旧时词论称全班人为“词家之冠”。有《清真集》传世。

  周邦彦(1056年-1121年),华夏北宋末期出名的词人,字美成,号清真居士,汉族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历官太学正、庐州造就、知溧水县等。徽宗时为徽猷阁待制,提举大晟府。明了旋律,曾创造不少新词调。盛行多写闺情、羁旅,也有咏物之作。格律谨严。言语典丽精致。长调尤善铺叙。为后来格律派词人所宗。旧时词论称他为“词家之冠”。有《清线篇诗文

  斜阳独倚西楼。遥山恰对帘钩。人面不知那里,绿波还是东流。完美宋词三百首,爱情,怀人,怨情东南形胜,三吴城市,钱塘自古荣华。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芜乱十万人家。云树绕堤沙,怒涛卷霜雪,鸿沟无涯。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竞豪奢。重湖叠巘清嘉。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羌管弄晴,381818白小姐一肖中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。千骑拥高牙,乘醉听箫鼓,吟赏烟霞。来日图将好景,归去凤池夸。——宋代·柳永《望浪潮·东南形胜》

  东南形胜,三吴都市,钱塘自古荣华。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错杂十万人家。云树绕堤沙,怒涛卷霜雪,范围无涯。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竞豪奢。

  重湖叠巘清嘉。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。千骑拥高牙,乘醉听箫胀,吟赏烟霞。未来图将好景,归去凤池夸。

  夜来幽梦忽旋里,小轩窗,正妆饰。相顾无言,只要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(肠断 一作:断肠)完满宋词三百首,悼亡,爱情,惦念,记梦
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eyd75.cn All Rights Reserved.